返回頂部 關閉
首頁 > 熱點關注 >正文

廣西欽州:架起西部向海發展大通道

2019-06-12 10:13:00    來源: 中國自然資源報    作者:黃尚寧 區麗

730710_shama_1560165265513

欽州港碼頭裝卸區。 資料圖片   

今年4月13日,一輛發自重慶的集裝箱班列在運行約50個小時后,順利抵達廣西壯族自治區欽州港集裝箱辦理站,然后從欽州港碼頭轉海運發往印度。這是2017年西部陸海新通道開通以來,首次開行出口印度的班列,與連接西部6省市的中國—新加坡海鐵聯運雙向班列一道,豐富了廣西北部灣港多式聯運服務體系。

時間回溯到100年前,孫中山先生在《建國方略》中,把位于“中國海岸之最南端”的欽州港規劃為“南方第二大港”,并認為川、滇、黔等省貿易輸出,當以欽州港運距最短、成本最低。100年過去了,這位偉大的民主革命先驅的深邃遠見和戰略設計得以實現,以重慶經欽州港至新加坡為主軸的陸海新通道,架起了我國西部地區向海發展的大動脈。

南向搭臺,釋放海的潛力

在欽州港經濟技術開發區仙島公園,一座高達13.88米的孫中山先生銅像巍然聳立,意氣風發的孫中山手執文明棍,注視著煙波浩渺的北部灣。順著開發區工作人員所指的欽州港口岸方向,記者看到一艘艘巨輪往來穿梭,碼頭裝卸一派繁忙。

穿越起落沉浮的歷史,欽州港從規劃理念提出到建港,歷時近3/4個世紀。1919年,目睹鴉片戰爭后積貧積弱的中國,孫中山痛感國家要在經濟建設上發力,他從為西部地區尋找一條最便捷的出海通道的角度,提出在欽州建設國家二等海港(僅次于廣州港)。

受國力的限制,在新中國成立前后的70余年間,地處北部灣中軸的欽州一次次錯過建港機會。20世紀80年代,沐浴著改革開放的東風,欽州港建港論證再次被提上臺面。1992年8月,欽州港正式拉開了建設的序幕,并于1994年1月建成兩個萬噸級碼頭,結束了欽州“有海無港”的歷史。

“欽州港從無到有,是和孫中山的設計理念分不開的。”欽州港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負責人告訴記者,經過20多年的發展,欽州港已從一個偏僻落后的小漁村變成了初具規模的現代自由港,從省級開發區上升為國家級開發區,成為以防城港、北海港為兩翼的廣西北部灣港的中軸。

然而,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包括欽州港在內的北部灣港物流成本偏高,造成了西部貨物甚至廣西貨物不走北部灣出海的尷尬現象。“西部貨物不走廣西港,偏偏選擇多幾百公里的鐵路運輸從廣東出海。是什么造成我們被‘邊緣化’?這是值得反思的。”欽州港開發區管委會負責人表示。

蒼海橫流,不進則退。要在千帆競發的區域經濟競爭中不掉隊,廣西要解決的是因循守舊、固步自封的問題,而打通陸路、海路運輸最為關鍵。2017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到廣西北部灣經濟區視察,首次提出了“打造向海經濟”的發展理念,勉勵廣西把北部灣港口建設好、管理好、運營好。

“廣西發展的潛力在開放,后勁也在開放。”“要立足獨特區位,釋放‘海’的潛力,激發‘江’的活力,做足‘邊’的文章,全力實施開放帶動戰略,構建全方位開放發展新格局。”總書記的一席話,給新時代廣西發展指明了方向,堅定了廣西各族群眾南向搭臺、向海發展的信心。

2017年8月,由重慶、廣西、貴州、甘肅等省區共同倡議的西部陸海新通道正式開通。以鐵路、公路、海運、航空等運輸方式組成的多式聯運體系,把渝、黔、甘、青、新、滇、寧、陜8省區市和北部灣港緊緊連接在一起,架起了西部地區的出海大動脈,為釋放廣西沿海、沿邊、沿江的發展潛力注入了新的活力。

提升北部灣港“陸海聯運”能力

欽州港東站集裝箱辦理站位于欽州保稅港區旁,是中新(重慶)戰略性互聯互通示范項目的重要支點。項目占地面積376.33公頃,總投資約34億元。2018年5月,欽州市自然資源局欽州港經濟技術開發區分局開辟綠色通道,在項目用地預審受理當天就出具了初審意見,保障了項目前期工作的按時推進,并于2019年3月建成使用。

據介紹,作為西部陸海新通道的樞紐,欽州港是銜接國際陸海貿易的關鍵節點。欽州港東站集裝箱辦理站投入使用后,車站集裝箱碼放面積和整體裝卸效率分別提升了50%和20%,每天的裝車能力可達5列以上。“隨著陸海聯運班列開行的不斷加密,欽州港的裝卸作業區需要擴能,建設集裝箱辦理站刻不容緩,因此我們特事特辦,及時保障了項目用地。”欽州港分局局長游金斌說。

廣西是西部唯一的沿海省區和少數民族自治區,也是唯一與東盟海陸相連的省份。進入新常態以來,面對發展增速持續下滑的嚴峻態勢,廣西及時調整發展戰略,以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對接融入粵港澳大灣區和深化以東盟為重點的開放合作為突破口,加快構建“南向、北聯、東融、西合”全方位開放發展新格局。廣西提出,要以建設連接中國與東盟時間最短、服務最好、價格最優的陸海通道為目標,加快重大基礎設施項目建設,在交通、信息、港口、園區、內陸無水港等方面加強合作,提升北部灣港陸海聯運和國際中轉能力。

圍繞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自2017年8月以來,欽州市在“西合”上下功夫,規劃了欽州港鐵路支線擴能改造、欽州港至大欖坪支線聯絡線、濱海公路擴建、疏港大道等交通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完善無縫對接的港口集疏運網絡,全力打通陸海聯運“最后一公里”。“像大欖坪支線聯絡線,雖然只有短短1公里多,卻極大縮短了陸海聯運的中轉間距,使進港鐵路運輸提速2小時以上。”欽州港分局副局長謝先科表示。

謝先科介紹,為保障新通道建設項目用地,欽州市自然資源部門在尋求用地增量的同時,注重挖潛,因地施策,通過依法清理騰退閑置土地等辦法,促進存量土地的盤活利用。2018年3月,欽州港分局利用半個月時間,完成土地征收及清表交地施工13.72公頃,確保了欽州港至大欖坪支線聯絡線項目建設的按時推進。據統計,2017年以來,欽州港開發區共統籌新增和存量用地132.3公頃,精準保障了欽州港東站等交通、物流基礎設施建設項目用地。

目前,繼欽州港東站集裝箱辦理站建成使用后,欽州港至大欖坪支線聯絡線也已完工,大大提升了陸海聯運效率。

實現沿線地區“互聯互通”

6月的北部灣格外炎熱。伴隨著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廣西作為“一帶一路”有機銜接重要門戶的戰略地位日益凸顯。自2017年9月陸海聯運班列開行以來,新通道班列、班輪實現了規模化、常態化運行,共開行北部灣港至西部省市8條線路,平均每天開行2.5列。目前,北部灣港已開通外貿航線24條,實現東盟主要港口全覆蓋,并開通至南非外貿遠洋集裝箱航線。

構建縱橫聯動、陸海一體的現代物流網絡,實現沿線地區的“互聯互通”,是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的重點。廣西自然資源廳提出,要努力為廣西對接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為面向東盟的金融開放門戶提供優質高效的資源保障,加快構建與“南向、北聯、東融、西合”相適應的國土空間新格局。

記者了解到,2019年~2021年,廣西將著力推進西部陸海新通道重點鐵路項目建設,新建或擴能改造黔桂鐵路、云桂沿邊鐵路、沿海鐵路欽州至防城港段、柳州至廣州鐵路等7條線路。廣西自然資源部門將出臺加強交通建設項目用地保障的實施意見,科學配置稀缺的資源要素,統籌解決交通建設前期工作不實、不按規劃選址及項目線位隨意變更等突出問題,推動西部陸海新通道與“一帶一路”實現有機銜接。

為吸引西部地區貨物從北部灣就近出海,早在2015年,欽州市政府就出臺補貼獎勵標準,對欽州港至中國香港、深圳、廣州、中國臺灣及韓國、東盟國家等航線和集裝箱業務給予補貼獎勵。2018年5月,廣西出臺政策,降低北部灣港物流和通關費用,對重點物流園區、冷鏈物流體系建設給予支持補助;納入陸海新通道廣西重點基礎設施項目庫的重點倉儲物流項目,其用地按工業用地出讓的最低標準確定底價。

一系列政策舉措,促進了西部陸海新通道的建設和發展。目前,廣西北部灣港泊位已增加到83個,年貨物吞吐能力超過2.4億噸。2018年,北部灣港完成集裝箱吞吐量290萬標箱,通過陸海新通道抵港的集裝箱約5.78萬標箱。作為北部灣港的中軸,欽州港先后開通了9條國際貿易班列,步入億噸級大港行列。欽州港開發區吸引了華誼新材料、四川能投、浙江桐昆等一批百億元投資項目落戶,經濟總量躍居廣西國家級開發區首位。

如今,在中新(重慶)戰略性互聯互通示范項目框架下,一條以重慶至新加坡為主軸、以廣西沿海港口為國際陸海樞紐,通過多種運輸方式,向南連接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向北通達絲綢之路經濟帶的西部陸海新通道正在形成,架起了西部地區出海大動脈。處在陸海新通道“風口浪尖”的欽州港,已展現出百年未遇的發展前景。

獨家稿件聲明
本網站內容中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本網站所有,任何媒體、網站、個人轉載或引用本網站內容,不得對內容原意進行曲解、修改。轉載或引用必須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轉載本報稿件需經本報授權。違反上述聲明者,本報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資源部 主辦:中國自然資源報社
承辦:北京中地世紀文化傳媒中心 運維:北京金地世紀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ICP備:京ICP備13053122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002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黃寺大街24號院  郵編:100011    報刊征訂:010-68047627/7643    郵箱:gtzybnet@163.com
火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