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頂部 關閉
首頁 > 深度 >正文

私欲膨脹下的權力任性

2019-05-21 09:25:51    來源: 中國自然資源報    作者:祝桂峰

日前,一篇題為《廣東梅州腐敗窩案:土地爺被拿下后,14名官員連帶揪出》的報道經媒體曝光后,涉地窩案再次成為社會焦點。在中央和地方三令五申、保持高壓態勢之下,為何仍有少數干部心存僥幸、置若罔聞、麻木不仁,為了所謂的“一畝三分地”不惜以身試法,頂風違法違紀?記者對此進行了一番調查。

案例回放

貪婪就像潘多拉魔盒

2018年2月初,一封由廣東省紀委辦公廳轉辦,反映原梅州市國土資源局黨組成員、總規劃師謝某某的有關問題線索,擺在了梅州市紀委監委領導的案頭。

“接到這個案子我們壓力也是挺大的。”專案組成員說,那時《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剛剛頒布,梅州市監委剛成立兩個月。這是監察體制改革后梅州第一宗重大案件,既要搞好紀法貫通,又要實現法法銜接,很多事情沒有先例可循。

涉地問題線索牽涉面廣,案情錯綜復雜,謝某某是整個案件的關鍵人物,專案組決定從其身上尋找突破口。經過大量外圍調查取證核實,在掌握其涉嫌違紀違法部分事實后,經報廣東省監委批準,依法對謝某某采取了留置措施。

隨著案件調查的深入,在9個多月的時間里,專案組不斷發現新的涉案人員,并先后對他們采取了留置措施,進行嚴查徹查,基本查清了梅江區江南新城項目建設涉地腐敗窩串案的主要違紀違法問題。目前,該窩案已立案14人、留置10人,其中涉及正處級干部1人、副處級干部3人,涉案金額高達8000多萬元。

案發后,謝某某在懺悔錄里寫道:“記得在2011年初,有一位企業老板到我辦公室找我幫忙,并拿出2萬元企圖拉我下水,當時氣得我直接把那2萬元丟在門外,何等一身正氣啊!然而在2016年春節期間,自己還是被那位老板俘虜了,而且同樣還是2萬元。”

“貪婪就像潘多拉魔盒。”專案組認為,廉潔自律的底線一旦被突破,隱藏內心深處的貪欲種子,就會在金錢的誘惑下開始發芽,并最終變得肆無忌憚,一步步走向腐敗犯罪的不歸路。“畏則不敢肆而德以成,無畏則從其所欲而及于禍。”曾任梅州市豐順縣委常委、紀委書記,現任梅州市自然資源局黨組書記、局長梁維說,人一旦沒有敬畏之心,什么都不怕,欲望就會失去節制,變得肆無忌憚、行不知止,最終必將害人害己。

記者了解到,黨的十八大以來,梅州市自然資源局始終把加強黨風廉政建設擺在突出位置,局黨組和紀檢組曾多次組織對黨員干部特別是領導干部進行談話提醒,謝某某作為重要崗位領導干部也在談話之列。然而,對于組織的諄諄教誨和警示提醒,謝某某卻沒有懸崖勒馬、迷途知返,仍然我行我素,不收斂不收手,最終掉入了腐敗的深淵。

“禍患常積于忽微。”梁維說:“當事業的發展摻雜了個人的私欲,加之大量的吹捧,迎合了一干人沉溺于功績的本性,慢慢放松了思想戒備和警惕。面對身邊的熟人,在持續的高壓反腐態勢下屢屢被查,加之僥幸心理驅使,僅選擇有限的退贓謀求自我保護,并不主動向組織坦白交代。同時,內部管理制度不夠完善,對領導干部的監督缺位,也是造成有權任性的重要原因之一。”

易發多發

窩案串案呈集成之勢

土地是非常寶貴的資源和資產,是國民經濟發展的重要基礎。近年來,隨著我國工業化、城市化進程加快,市場對土地的需求增大,土地資源大幅增值,但由此引發的土地窩案串案等腐敗案件卻也屢見不鮮。

記者調查發現,近10年來,轟動全國的土地窩案串案頻現報端:2010年,某市曝出土地大案,8名官員落馬;2011年,某市土地腐敗窩案“撂倒”25名干部;2012年,某市國土資源系統窩案串案涉案人員共113人;2013年,某縣征地拆遷腐敗窩案串案查處14名黨員干部;2017年,某省農墾國土資源系統腐敗窩案共查辦12人;2018年,某省國土資源系統腐敗窩案4名廳官被調查、逮捕或判刑。

廣東金橋百信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廣東省自然資源廳法律顧問劉海輝律師認為:“土地腐敗往往涉及嚴重的職務犯罪,涉案金額多、窩案串案多、涉案環節多、大案要案多,土地腐敗窩案串案頻發與當前用地多、項目大、資金密的特點密切相關。”

劉海輝對記者說,一些地方成為土地窩案串案的“腐敗明星”,究其原因,在于土地項目以發展為名集中了大量經濟資源,背后涉及各方重大利益的平衡,存在官員兼職的現象。若該現象趨于普遍,而監管機制、內部管理未能及時有效地建立及進行制約,則容易使各地為招商引資產生惡性競爭。若官商間的親密關系沒能得到有效監管,就會成為土地腐敗瘋長的溫床。

“一塊土地的背后,往往交織著各種權力的拉動和平衡,權力干涉與滲透很多。”劉海輝分析說,在保增長、促發展中,某些用地項目逐漸成為了顯示政績的“功勞簿”,而現行土地管理法規中,對土地征用的條件、征用租用土地的價格、土地補償費的標準等僅作了原則性的規定。在處理具體的土地事務中,一些地方對土地有很大的出讓權、定價權,有關的決策人員、經辦人員擁有很大的自主決定權。

記者調查發現,當前經濟建設中腐敗問題主要集中在礦產資源、土地出讓、房地產開發、工程項目、惠民資金和專項經費管理等方面。其中,土地出讓、房地產開發在自然資源系統尤為突出。

劉海輝認為,因為土地和房地產的開發包括很多環節,往往牽扯到很多部門的利益。一個地產項目從規劃審批、項目選址、用地、登記再到開發建設,要經過很多審批程序,開發商往往在各個環節都需要與行政機關保持良好的關系才能方便項目順利開展,各種“打點”應運而生,所以很容易出現窩案、串案。

同時,因為土地和房地產開發的鏈條很長,經手人員多,靠某個經辦人或某個部門很難完成整個過程,所以開發商為了謀取非法利益,需要向負責土地管理的多個公職人員、多個部門行賄。于是,官員之間合謀的“集體腐敗”,以及官員與家屬親友聯手的“家庭腐敗”,在土地腐敗案件中占了很大比重。有關機關在查辦這類腐敗案件的時候,常常是一個行賄者帶出多個受賄者,查辦一個受賄者又帶出很多個行賄者。

廣州市規劃和自然資源系統某工作人員認為,土地違法行為易發多發、窩案串案屢禁不止的原因中,有3方面需要引起格外重視:一是建設用地供需矛盾突出,土地需求的上升和土地供給不足的矛盾導致土地違法行為長期存在;二是批地許可手續繁雜,造成與項目建設周期存在沖突,比如為了爭取重大項目和公益項目,許多項目在用地手續不完善的情況下先行開工建設,“先上車,后買票”;三是土地違法的成本低,現行土地管理法對于土地違法行為可以作出罰款的處理,但罰款過低,違法成本遠低于獲利,間接助推了違法行為的增長。

該工作人員強調,不少地方政府也是土地違法行為的主體,既是土地違法行為的執法者又是違法者,如此一來,很難真正打擊和遏制土地違法行為,維護土地管理秩序。

淺析現狀

主觀客觀原因皆存在

記者梳理發現,土地窩案串案的發生,有著非常復雜的現實原因和社會歷史原因,主要是客觀上存在大量腐敗機會和土地管理公職人員主觀上存在腐敗動機兩方面原因造成的。

劉海輝解釋,土地領域是一個資金密集的領域,獲得土地對于開發商而言就意味著有巨大的發展空間,因為在寸土寸金的城市,規劃紅線后退一步,土地用途調整一下,出讓金減免一點,對開發商而言都意味著巨大的利益,所以開發商往往不惜花重金千方百計拉攏腐蝕自然資源管理相關人員。國家反貪局的調查顯示,相關部門工作人員涉案金額動輒幾十萬元、幾百萬元,有的上千萬元、上億元。

同時,我國的土地法律包括《土地管理法》等法律及《土地管理法實施條例》《基本農田保護條例》等配套法規,雖然已逐漸形成體系,但隨著改革深化、形勢發展,出現了若干規定不能適應實際的情況。

而在客觀成因上,存在著6個方面的原因:落后于社會發展的法律法規蘊含腐敗隱患、“雙重”土地管理體制造成監管“空白”、分稅制形成的地方土地財政易產生腐敗機會、不完善的土地管理制度是孕育腐敗的溫床、模糊不清的權力界限形成尋租空間、過輕的懲戒導致腐敗成本低廉。

目前,政府經常直接作為一個經濟主體參與經濟活動,既當“裁判員”又當“運動員”,相關的官員權力范圍不明確,同時又缺乏有效的監督與制約機制,尤其是外部監督方法與途徑有限、輿論和群眾監督難以發揮作用。

廣東省自然資源廳政策法規處工作人員、公職律師邵海勇認為,在分析土地窩案串案腐敗的主觀成因時,一鐘見血地說:“權力就是一把雙刃劍,當任性的權力脫韁斷線、恣意狂奔,必將讓用權者在貪腐的泥沼中越陷越深,最終從‘同志’蛻變為‘罪人’。”

邵海勇表示,一些自然資源系統公職人員的蛻化變質,是在周圍不良環境長時間影響、刺激下發生的。他們總認為“周圍人能搞錢,上司也搞錢,我也可以”,或者認為別人得了好處也沒見什么不妥,“有權不用,過期作廢”。現實中常看到的窩案、串案,便是從眾心理在作崇。

“制定制度的關鍵在于實施。”邵海勇認為,即使是再好的制度,若只是貼在墻上,或掛在嘴上,那都是廢紙一張。目前來說,自然資源領域的相關法律法規及各項制度已經比較健全,需要的就是在管理工作中真正落實。梅州案件中,謝某某等人虛構“辦公大樓維修工程”“公益宣傳”等項目套取公款,就是沒有認真執行“三重一大”制度,對于重要項目安排、大額資金的使用,沒有經過集體討論。

邵海勇呼吁,各地自然資源系統應高度重視制度的實施問題,特別是對土地出讓過程中的“招拍掛”以及房屋征收等重大風險點,要定期檢查、定期評估,確保行為在制度的框架內運行。這樣,才能堵住權力“尋租”漏洞,有效防止別有用心的人進行“暗箱操作”。

梁維也表示,面對反腐敗嚴峻形勢,梅州局將重新排查廉政風險點,進一步規范權力運行,堅決遏制自然資源領域違紀違法行為的再次發生,確保零容忍、零腐敗、零增量。

任重道遠

肅紀反腐永遠在路上

廣東省自然資源廳執法監督處處長陳鏡亮告訴記者,建設用地需求量不斷增加,也讓思想根基不穩、風不清、氣不正的干部被不法分子趁虛而入,釀成惡果。

陳鏡亮認為,近幾年來,廣東省經濟發展一直保持著高速增長,各級政府招商引資熱情空前高漲,企事業單位投資建設力度進一步加大,中央、省重點工程建設投資熱潮持續增強。

但是,新修訂的《廣東省土地利用年度計劃管理辦法》明確指出,從2018年起,除基礎設施和民生項目外,不再向珠三角地區直接下達新增建設用地計劃指標,粵東西北地區也在5年過渡期內以逐年減少的方式下達扶持指標。“在國際化大都市建設及經濟建設項目全面鋪開的大背景下,有限的建設用地指標成了香餑餑,僥幸心理會讓一些腐敗分子鋌而走險。”陳鏡亮表示。

資料顯示,雖然近年來廣東省土地資源違規違法案件呈下降趨勢,但是,在統籌推進資源節約集約利用、破解違法違規占用耕地問題、強化生態紅線保護等重要領域還存在諸多突出短板,全省土地違法案件呈不平衡態勢,個人、企事業單位土地違規違法行為仍占主體,未批先占是土地違法的主要類型。

陳鏡亮表示,城市建設用地是稀缺資源,是地方長足發展的基礎,一分一厘都不能浪費,各級自然資源主管部門要堅守職責使命,既要充分信任干部,把有限的土地資源配置到最需要的地方,發揮最大效益,又要嚴格監督干部,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嚴格依紀依法履職辦事,防止“工程上馬、干部落馬”的悲劇發生。

梁維認為,領導干部要懂得珍惜,成長成材并不容易,比如謝某某,出生于農村家庭,通過自身不斷努力,上大學、進機關,在組織的培養下,不斷成長進步,成為干部群眾口中的“師傅、專家”,領導眼里的“業務骨干、能吏干將”。但走得再遠也不能忘記來時的路,忘記入黨初心,更不能持功自傲、弄權肥私,一旦觸碰黨紀國法底線,無論是誰、有多大功勞都將受到嚴厲懲罰,掉進恥辱的深淵。

“要時刻繃緊政治建設這根弦。”廣東省自然資源廳負責人表示,要堅決摒棄“講政治是上級的事”這種錯誤思想,把講政治作為立身之本、工作之基,不斷提高政治敏感性和鑒別力。要時刻緊守紀律規矩這一底線。強化紀律意識,高度重視內部巡察發現問題,堅決落實問題整改,有效防范潛在廉政行政風險。要時刻謹記責任風險這一意識。以反面案例為警醒,嚴于律已,守好底線,切實做到慎獨、慎微、慎言。

上述負責人強調,面臨自然資源領域廉政風險多發高發客觀形勢,為繼續扎牢廉政風險防控籠子,切實增強全省系統反腐敗自覺性,針對腐敗行為頻發點,要以建立權力清單、科技手段、制度建設“三位一體”的權力運行監督體系為手段,大力推行“陽光政務”,在重點領域實行“陽光工程”。要狠抓“以案治本”制度建設,不斷扎緊制度的籠子,深入貫徹落實廣東基層正風反腐三年行動方案的要求,聚焦扶貧、不動產登記等領域,嚴肅整治自然資源領域在群眾身邊的“微腐敗”問題。要落實關于干預自然資源管理工作打招呼行為記錄制度,正風肅紀,排除干擾,為自然資源系統依法行政營造良好氛圍。

據了解,日前,廣東省自然資源廳已建立了干預自然資源管理工作打招呼行為記錄制度,積極構建不能腐的長效機制。據悉,該廳對以口頭、電話、書面、手機短信、QQ、微信、電子郵件等各種方式,在土地、礦業權等出讓,自然資源審批,土地利用總體規劃編制、修改和土地利用計劃指標安排,自然資源項目和資金安排,超越職權干擾自然資源行政檢查和行政執法工作秩序,授意、指使偽造、篡改或編造虛假自然資源調查、統計、監測、鑒定數據等7類行為進行重點監督,實行全程留痕記錄,建立了情況匯總分析報送制度。

獨家稿件聲明
本網站內容中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本網站所有,任何媒體、網站、個人轉載或引用本網站內容,不得對內容原意進行曲解、修改。轉載或引用必須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轉載本報稿件需經本報授權。違反上述聲明者,本報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資源部 主辦:中國自然資源報社
承辦:北京中地世紀文化傳媒中心 運維:北京金地世紀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ICP備:京ICP備13053122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002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黃寺大街24號院  郵編:100011    報刊征訂:010-68047627/7643    郵箱:gtzybnet@163.com
火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