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頂部 關閉
首頁 > 法治 >正文

案值不大的盜伐行為該如何處置

2019-05-31 09:14:07    來源: 中國自然資源報    作者:仝永濤

案情

2015年8月至10月期間,傅某雇傭他人多次至鄰居張某自留山上的毛竹林中,分批盜伐毛竹2萬余斤,約1000株。案發后,公安機關以涉嫌盜竊罪將傅某抓獲。經鑒定,當地毛竹山上的毛竹單價為每斤0.07元,故本案被盜伐毛竹鑒定價格為人民幣1400元。

分歧

關于本案的處理,有三種不同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根據該省高級人民法院、省人民檢察院《關于確定盜竊罪數額標準的通知》規定,盜竊公私財物價值人民幣3000元以上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條規定的數額較大。本案被盜毛竹價值不滿3000元,傅某的行為涉嫌盜竊罪,因未達到數額較大標準,可不作刑事處罰。

第二種意見認為,傅某的行為構成盜伐林木罪,但不應給予刑事處罰。理由是盜伐林木罪與盜竊罪存在法條競合關系,《刑法》將盜伐林木罪從盜竊罪中獨立出來,是為了對森林資源進行特殊保護。盜伐林木罪的成立應以盜竊罪的成立為前提,因本案涉案金額未達到盜竊罪數額較大標準,不能構成盜竊罪,故也不能以盜伐林木罪論處。

第三種意見認為,傅某的行為構成盜伐林木罪,且盜伐林木數量達到《刑法》第三百四十五條規定的數量較大標準。該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部分罪名定罪量刑情節及數額標準的意見》規定“盜伐竹林或者其他竹子200株以上不滿2000株或者造成經濟損失2000元以上不滿2萬元的為數量較大”,應予處罰。

評析

筆者同意第三種意見。我國《刑法》理論一般將犯罪客體分為一般客體、同類客體和直接客體。直接客體是指,“某一種犯罪行為所直接侵害而為《刑法》所保護的社會關系,即《刑法》所保護的某種具體的社會關系。”從客體屬性看,盜伐林木罪與盜竊罪之間存在明確的界限,盜竊罪的直接客體為單一客體,即公私財產所有權;而盜伐林木罪為復雜客體,即國家林業管理制度和國家、集體或公民的林木所有權,其中前者為主要客體,后者為次要客體。

森林資源在改善生態環境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國家對森林資源采取嚴格的保護性措施。根據我國森林法規定,采伐林木必須申請采伐許可證,按許可證的規定進行采伐,農村居民采伐自留山和個人承包集體的林木,由縣級林業主管部門或者其委托的鄉、鎮人民政府依照有關規定審核發放采伐許可證。采伐以生產竹材為主要目的的竹林,適用以上規定。

本案中,傅某雇人盜伐鄰居張某自留山上的毛竹,從表面看是侵犯他人的財產所有權,但實質上所侵犯的是復雜客體,既侵犯了他人的財產所有權,又侵犯了森林環境資源。顯然,對于傅某雇傭他人盜伐張某自留山上數量較大毛竹的行為,應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破壞森林資源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下稱《解釋》)第三條第1項之規定,“以非法占有為目的,擅自砍伐國家、集體、他人所有或者他人承包經營管理的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數量較大的”,以盜伐林木罪定罪處罰。

盜伐林木罪和盜竊罪不是法條競合關系,對傅某處以盜伐林木罪不須以其行為構成盜竊罪為前提。法條競合,是指一個行為同時符合數個法條規定的犯罪構成,但從數個法條之間的邏輯關系來看,只能適用其中一個法條,當然排除適用其他法條的情況。一般認為,只有當兩個法條之間存在包容關系時,才能認定為法條競合關系。

盜伐林木罪和盜竊罪并非法條競合關系主要有兩方面原因:

一方面,兩者不具有邏輯上的包容性。盡管《解釋》第三條列舉了“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的盜伐林木行為,但并不能就此認為“非法占有目的”是盜伐林木罪的必要條件。因為盜伐林木罪的著眼點是盜伐,只要未經有權部門許可,擅自砍伐非自己所有的正在生長中的林木,就屬于盜伐,并不必然要求行為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例如:實踐中有行為人為便于采集松子而砍伐大量松木,最終被以盜伐林木罪定罪處罰的案例。盜竊罪的著眼點是盜竊,作為侵犯財產型犯罪,盡管《刑法》條文未作明確規定,但在理論及實踐中均認可非法占有作為其犯罪目的。因此,盜伐林木的行為能否同時構成盜竊罪,必須取決于特定的案件事實,因此,兩個罪名之間不具有邏輯上的包容性。

另一方面,兩者不具有法益上的同一性。一般認為,法益的同一性是法條競合特別關系的存在前提。根據法益的同一性這一實質區分標準,《刑法》分則中不同章節所規定的犯罪基本上不可能是法條競合。因為盜竊罪和盜伐林木罪分別規定于《刑法》分則第五章和第六章,前者保護法益為財產,后者則主要為森林資源,所以盜伐林木罪和盜竊罪不能成立法條競合的特別關系。在兩個罪名成立法條競合關系時,特別法條的適用,是以行為符合普通法條為前提的。因為特別法條的犯罪構成是較狹義的“種”,普通法條的犯罪構成是較廣義的“屬”,前者是下位概念,后者是上位概念。因此,特別法條的犯罪構成的實現,必然包含普通法條的犯罪構成的實現。

就本案而言,由于盜伐林木罪和盜竊罪并非法條競合關系,傅某盜伐他人毛竹的行為雖不構成盜竊罪,但也并不妨礙以盜伐林木罪對其定罪處罰。

獨家稿件聲明
本網站內容中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本網站所有,任何媒體、網站、個人轉載或引用本網站內容,不得對內容原意進行曲解、修改。轉載或引用必須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轉載本報稿件需經本報授權。違反上述聲明者,本報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資源部 主辦:中國自然資源報社
承辦:北京中地世紀文化傳媒中心 運維:北京金地世紀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ICP備:京ICP備13053122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002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黃寺大街24號院  郵編:100011    報刊征訂:010-68047627/7643    郵箱:gtzybnet@163.com
火竞猜